从百度“专制”文化引发的联想…
2016-05-05 14:08:57
  • 0
  • 26
  • 965
  • 0

    当下的“莆田系”发酵引发了一系列问题,首当其冲的是带出了“百度”的内部问题。从表象上看:百度唯利是图,为了钱可以丢掉企业“诚信”。而从企业为“利”而生、谋“利”为本来看,也就是说仅从企业图“利”之道来说,也无可厚非。只是它违背了一条普世规律,即违背了企业的职业道德。换句话说就是,它背离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之正道。然而,不上“正道”又是中国企业的通病,更是中国为什么难寻“百年老店”的根本原因。

    为什中国企业都容易犯“敛走偏锋”的重复性错误,这就与中国文化的“中”字有着“不解之缘”了。中国文化的“中”之涵意是,东西南北中以“中”为“中央”。当一个人登上了权力的“宝座”后,就要以我为“中”心,这就是中国专制文化的根基。

    比方说,百度CEO李彦宏出生并不显赫,是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贵人帮助起家,曾经是首富以及“BAT”三巨头之首的他,在性格上传说非常自负。在百度内部,素有“小王子”(来源于某年年会他一身王子打扮出场)和“小公主”的戏称。这是因为传说李彦宏很难听进去批评意见,以及对外界批评声,他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我没有做错什么,是他们黑我!”一旦他站在了企业最高权力的宝座上,其“专制”本能的“任性”面,也就会彰显无遗了。

    因此,在每次百度被爆出负面新闻(大多来自于医疗推广信息)后,高管群里连带反应总是一副受害者论调,鲜有反思。更有甚者,还会喊口号表明对百度的爱和忠心,让“CEO”放心。在这种氛围下,内网中哪怕是有员工,想以较为个人情绪化的方式探讨百度的责任,也会有人出来驳称这样的言论居心叵测,不想为了公司好。这样就形成了一切以“CEO”为中心,谁也不敢提反对意见。不知不觉从逆向上看,“万马齐喑”的企业奴性文化就形成了。这是专制机制带来的必然产物。

    由此,CEO的“专制”几乎成了中国企业的通病,其结果必然是企业很容易犯颠覆性错误,也就难走的太远了。

    然而,同样是搜索引擎的美国“谷歌”,它创始人之一拉里·佩奇指出:“完美的搜索引擎需要做到确解用户之意,且返用户之需”。就搜索技术的现状而言,我们需要通过研究、开发和革新来实现长远的发展。Google 致力于成为这一技术领域的开拓者。尽管 Google 已是全球公认的业界领先的搜索技术公司,但其目标是为所有信息搜寻者提供更高标准的服务。

    在Google,佩奇要求工程师们每周都花一天时间在个人感兴趣的项目上。这种近乎强制性的要求造成Google News之类的新服务品种出现,根据Nielsen NetRatings的数据显示,这项服务每个月都能吸引710万浏览者,同时也导致了社区网络站点Orkut的出现,已经被整合到整个搜索网站之中。

    Google里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故事:与你共进午餐的人或许发明了你在使用的编程语言;坐在你隔壁的同事或许为你的研究生课程编写过教材;和你一起打台球的那个人或许开发过你的桌面浏览器…

    对比就看得出来,“谷歌”是一个民主化的现代管理模式,集众所长的“人和”发展方式。有问题既能及时发现,又能马上纠正。因而,很难犯错。这就是民主体制下的“谷歌”文化与专制文化下的“百度”,在本质上的区别。因而,中国企业“短命”者多,真正意义的“百年老店”几乎没有,其根子就出在了企业专制文化上。

    企业如此,国体也是这样:

    在中国封建的专制社会,统治者都想追寻长治久安的政体,但能做到吗?答案是否定的。从有文字记载的清晰历史开始查找,我国历朝历代真正够得上延续200年以上的朝庭,只有5个,即为汉、宋、唐、明、清。其他的朝代基本都是在100年左右时,就开始被“周期律”感染了。而汉朝和宋朝,又有东、西两汉与北、南二宋之分,实际没有真正完整连续起来。唐朝则有15年的中场休息期,武则天执政,也没有连贯起来。真正连贯200年以上的执政王朝,也只剩明、清两朝了。

    中国历史上一个朝代过了200年后是啥样?像清朝,从1644年到1844年,就到了道光年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了。从1860年到今年,一百多年过去了,北京城就有过三次被外国军队占领的事件发生。而满清经过200多年以后,清朝国事大都颓废,基本上打了句号。

    我们在来看看英美两国:

    一,英国

    英国的君主立宪制、议会制经历324年,体制基本上没有变化。也就是说,英国上一次因为政治问题而流血的革命是在324年之前,它的政治改革用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完成以后,政体就此定型。

    直到今天,英国没有改革派,也没有人要推翻英国的政治体制,更没有要求进行大刀阔斧改革之事的发生。当年确定的体制至今大家都还在遵守,这也是英国的军队当时能够放心大胆地走向大洋深处,创造“英旗不夜”辉煌的根本原因,因为它的国内政体高度稳定。

    三百多年来,英国基本上没发生过内战。英国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化国家,与它的政治稳定有着紧密关联。而政治稳定,则是来自于它抛弃了国王的专制统治,实施了政治法治化制度所致。

    二,美国

    美国引以为自豪的是:“一个国家,一部宪法,一种命运。”他们对此解释为:有什么样的宪法,就会决定这个国家有什么样的命运、未来和前途。

    为什么美国人会有如此看法?追根溯源就知道,原本没有美国。最早是英国人在北美大陆建立了13个殖民地,后来这些殖民地纷纷独立。当时这13个独立的地块都很弱小,英国则非常强大。为了自身安全,共同抵预外强,这13个独立地块就选派了50多位代表,共聚一堂协商谈判。

    1787年5月到9月,商谈了4个多月,当年这50多名前美国先民谈出的结果就是把原来的Independent States(独立的国家)变成了United State(合众国),从此这些独立地块就成了美利坚合众国最早的13个州。

    因为美国一开始就是宪政体制,所以今天的美国过了200多年,政治体制坚如磐石。就算金融危机对美国打击很大,但还远没到能动摇它的政体的地步,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位子还无人能憾。这都是得益于其一开始,就远离专制,实行法治的结果。

    正如奥巴马所说:“我们国家真正的力量并非来自我们武器的威力或者财富的规模,而是来自我们理想的持久力,民主、自由、机会和怀揣的希望”。这也许是美国的立国之源。

    当今21世纪,世界追求的大目标就是现代文明社会,因为它顺从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我们可以从历史角度来看,现代化体制是怎样在广域性范围快速演变的:

    现代化起源于西欧,然后逐步扩散到东亚、南亚、中东三个文化圈。纵观五六百年来世界现代化的进程,其扩张性和强制性不可阻挡,无论你是否愿意,它都迫使你接受。

    对于其他已有的文明来说,现代化意味着是一种来自外部的异质文明,因此会产生本能的抗拒。原生态文明积淀越深厚,排他性也就越强。但是,这些抗拒最终都会归于无效,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能成功地抗拒现代化的推进。

    从众多国家的变迁可发现一个规律:入侵者可以被赶走,但入侵带来的震动仿佛更有力地证明,只有接受现代化,才是保存原有文明和原有社会结构的唯一出路。之后,人们将会放弃抗拒的努力,自动接受现代化的洗礼。

    比如,中世纪的法国与西欧的其他国家类似,实质搞得是封建采邑制度。9-10世纪,封建采邑变成世袭领地,大大小小的在自己的领地建立独立武装、设立法庭、征税、使役农奴,封建分裂现象在欧洲最为严重。

    经过1337-1453年"英法百年战争",两国的民族意识均得到强化,贞德成为法国爱国主义和民族意识的象征。百年战争结束后,法王终于夺取了英王在法国的领地,法国由此扫除了国土统一的障碍,第一次确定了大致的边境线并修建或加固工事。到15世纪末,法国的政治统一基本完成,原有的封建等级君主制之间被专制王权所取代。

    当时,专制王权的法国所包含的内容和力量,虽然无法与中国古代的皇权专制相比,但远远超过了原来的等级君主制和封建制。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王权至上的原则得以确立;

    二是国王统领法国教会;

    三是国王获得了通过集权治理国家的机会。

    国家自主、独立、推翻专制是经济"起飞",实现现代化的三个必备条件。此时,法国已经具备了三个条件中的前两个。但是,法国的王权却"由弱变强",显示由封建制变成等级君主制,接着又从等级君主制变成专制王权。这与英国王权由强变弱的方向正好相反。正因为如此,法国走上了曲折而漫长的发展道路,失去了现代化的先机,被英国甩在了后面。

    直到1789年法国爆发了大革命,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君主制在三年内土崩瓦解。法国才在这段时期经历着一个史诗般的转变:过往的贵族和宗教特权不断受到自由主义政治组织及上街抗议的民众的冲击,旧的观念逐渐被全新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的民主思想所取代,这就完成了现代化体制的转变。

    又如,同治十一年五月,李鸿章在复议制造轮船未裁撤折中称:"臣窃惟欧洲诸国,百十年来,由印度而南洋,由南洋而中国,闯入边界腹地,凡前史所未载,亘古所末通,无不款关而求互市。我皇上如天之度,概与立约通商,以牢笼之,合地球东西南朔九万里之遥,胥聚于中国,此三千余年一大变局也。

    显然,现代化对于中国这个传统文化街垒深厚的农业社会和文明古国而言,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李鸿章已经意识到了这一不可抗拒的潮流。

    饱受两千多年专制之苦的中国,并且在近代被强行打开国门并走上艰难变革,中国人对现代化的渴望不可谓不强烈。从自强运动、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国民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直到社会主义,中国人都在急切地追赶着现代化的步伐。

    最早,张之洞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企图在器皿表层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在制度层面保持皇权专制。无疑,这种尝试遭受了失败。上世纪70年代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口号曾经激动人心,响彻神州大地。

    然而,究其具体内容“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仍然未摆脱张之洞旧说窠臼,因为它缺少的是现代化体制最重要的一环。因而迄今为止,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过程仍未达目标。

    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晚清170年以来中国人的共同梦想。而追寻民族复兴这一口号,最早是在1898年,由光绪第一次提出,他要通过君主立宪强国,来实现伟大复兴。

    然而,我们今天要复兴什么,如果仅是要复兴中国的经济,应该不完全对。因为,在乾隆执政的六十年间,当时中国的GDP已占世界1/3还要强,国家财富得以极速的积累。特别是在晚清时经过了30年的洋务运动,朝庭经济实力得到极大地提升,并打造了当时亚洲最强大的舰队。但结果怎样?还是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人打得片甲不留,最终被迫把台湾割让给了日本。

    如果说复兴政治,那就更不对了。2000多年前秦始皇建立的大一统集权国家体制,是与现代化社会制度背道而驰的,向它靠拢就是开历史倒车。

    若复兴文化,而儒家文化从来就不是一种超越性的宗教信仰,不像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那样,有着广域性的超越族群能力,很大程度地影响着世界。

    而复兴军事就没有参照系了,因为,从罗马帝国、蒙古帝国、奥斯曼帝国到近代强国,中国是唯一一个没有以军事实力外侵的国家。

    因而只能是现代化的强国之梦了。要实现现代化强国应包括两块,也就软实力与硬实力。硬实力好理解,主要指国家的经济实力。而软实力,则是现代化社会的体制与制度了。

    现代化社会体制的本质就是法治社会,法治的根本就在于依宪法和法律治理国家。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推行依法治国的方略。习近平总书记解释为,依法治国就是依宪法和法律治国。

    宪法是什么?谁都知道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因为一个国家的治理必须讲规矩,195个国家没有哪个国家不承认宪法是最高、最根本的规矩。也就是说宪法是一个国家法律的“国标”,其它的法律都必须符合“国标”才行。宪法还是国家的根本契约,直接调节人民和政府的关系。

    因此,宪法从根本上要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人民是谁?所有宪法都声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主人是如何体现出来的,是通过一系列基本的自由、平等、权利及义务体现出来。所以,宪法都规定人权,保护人权是其根本目的。若一个国家不能把人当人看,这个国家就肯定聚拢不了人心,这就是宪法的第一要务。

    第二,政府是干什么的?宪法规定政府与人民不是平等关系。政府是人民缔造的,是人民批准的。是为了更好尊重和保障人民的权利,除了保护人权没有别的目的。因此,政府就应该是一个民主的政府,是一个讲规则、守法的政府,是一个最有人民主权意识的政府。

    列宁说,判断政党的性质要看它的纲领,但更要看它的行动。习近平说,“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只有宪法充分地保障了人民的权利和利益,才会获得人民衷心地拥护。

 

    因此,依宪治国是现代化社会的核心政治。只有坚持依宪法和法律治国不动摇,才会带来政治体制的长治久安,才能从源头上防住“莆田系”、“百度”等污水漫灌,才能真正完成现代化社会的转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